盛鹏配资欢迎您!   

益客食品:“问题”环评单位频遭失信记分 数亿元交易真实性现疑云

发布时间:2021/4/8 10:27:00

《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 颜卿/作者 子澄 映蔚 洪力/风控

禽肉是中国仅次于猪肉的第二大肉类消费品,2016年至2019年间,中国禽肉的产量由1,888万吨增长至2,239万吨,而自诩为中国大型禽类食品龙头企业,江苏益客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益客食品”)冲击资本市场的另一面,或“暗流涌动”。在行业发展的过程中,食品加工企业开展清洁生产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且随着企业环境责任越来越成为关注的“焦点”,作为农副食品加工企业,益客食品近年来收到数张环保“罚单”,令人唏嘘。

观其背后,近年来,益客食品不仅毛利率低于同行均值,其研发投入占比也不及同行平均水平。2019年,益客食品半数子公司亏损或拖后腿。值得注意的是,益客食品子公司曾因食品质量、运营规范、环保等问题被监管部门责令整改,其内部治理或存缺失。雪上加霜的是,益客食品募投项目的投资额在环评报告中“变来变去”,而其合作另一的环评单位频频遭“点名”失信记分累计过百,或沦为“猪队友”。

一、营收净利“双降”,毛利率不及同行均值

近年来,益客食品毛利率或在低位“徘徊”。2020年,益客食品营收、净利双双陷入“负增长”。

据益客食品签署日期为2021年3月10日的招股书(以下简称“招股书”),益客食品的主营业务范围主要覆盖肉禽行业产业链多个环节,主要的四大板块为禽类屠宰及加工、饲料生产及销售、商品代禽苗孵化及销售、熟食及调理品的生产与销售。

而益客食品禽类屠宰及加工主要分为鸭产品及鸡产品,其中,2017-2019年及2020年1-6月,鸭产品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49.27%、48.93%、50.2%、49.93%,鸡产品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32.71%、30.41%、28.86%、28.78%。同期,益客食品禽类屠宰及加工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81.98%、79.34%、79.06%、78.71%。

2020年,益客食品营收、净利双双陷入“负增长”。

据招股书,2017-2020年,益客食品营业收入分别为75.21亿元、99.05亿元、155.54亿元、143.92亿元,2018-2020年分别同比增长31.69%、57.03%、-7.47%;同期,益客食品净利润分别为0.88亿元、1.92亿元、4.01亿元、1.52亿元,2018-2020年分别同比增长117.84%、108.95%、-62.21%。

值得注意的是,益客食品的综合毛利率低于行业均值。

据招股书,益客食品称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分别为新希望六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希望”)及河南华英农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英农业”)。

招股书显示,2017-2019年,新希望的综合毛利率分别为8.15%、8.73%、12.07%;华英农业的综合毛利率分别为11.21%、11.08%、7.71%。即同期,上述两家同行业可比上市综合毛利率的平均值分别为9.68%、9.9%、9.89%。

而2017-2019年,益客食品的综合毛利率分别为4.44%、5.06%、5.51%,低于行业均值。

除此之外,2019年,益客食品研发费用率不足0.1%,且低于同行平均水平。

据招股书,2017-2019年,益客食品研发费用率分别为0.06%、0.06%、0.03%。同期,新希望研发费用率分别为0.1%、0.13%、0.21%;2018-2019年,华英农业研发费用率分别为0.02%、0.87%。

经《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测算,2017-2019年,益客食品同行业可比公司研发费用率的平均值分别为0.05%、0.08%、0.54%。

由上述情形可知,近年来,益客食品毛利率持续低于同行平均水平,且2020年,益客食品的营收和净利润“双降”,未来如何保持其可持续盈利能力?不得而知。

二、账上“趴”着2.8亿元,边分红边募资2.6亿元“补血”

企业补充流动资金,往往是为了促进其主营业务持续、快速、健康发展。然而此番上市,益客食品边分红边募资“补血”,合理性存疑。

据招股书,此番上市,益客食品拟募资2.6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以有效满足其经营规模迅速扩正所带来的资金需求,并改善财务结构。

但事实上,益客食品或并不“缺钱”。

一方面,近年来,益客食品资产负债率低于行业均值。

据招股书,2017-2019年及2020年1-6月,益客食品资产负债率分别为42.93%、44.71%、41.93%、41%。同期,新希望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38.2%、42.98%、49.16%、58.95%;华英农业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64.34%、66.96%、64.01%、67.66%。

2017-2019年及2020年1-6月,益客食品同行业可比公司资产负债率平均值分别为51.27%、54.97%、56.58%、63.31%。

除此之外,2017-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益客食品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分别为750万元、340万元、0元、1,000.11万元,长期借款金额分别为0元、0元、0元、4,000.46万元。

另一方面,益客食品账上还“趴着”2.8亿元货币资金,其中九成以上为银行存款。

据招股书,2017-2019年及2020年1-6月,益客食品货币资金分别为3.18亿元、1.53亿元、4.64亿元、2.89亿元。同期,益客食品银行存款分别为3.17亿元、1.45亿元、4.61亿元、2.86亿元。

不仅如此,据招股书,2017-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益客食品经营活动产生现金流净额分别为1亿元、2.39亿元、7.11亿元、0.51亿元;同期,益客食品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分别为2.38亿元、1.46亿元、4.61亿元、2.86亿元。

据招股书,2017-2019年及2020年1-6月,益客食品未分配利润分别为1.39亿元、2.65亿元、5.98亿元、6亿元。

2017-2019年及2020年1-6月,益客食品现金分红分别为3,000万元、2,978.05万元、2,764.42万元、7,581.42万元,累计现金分红1.63亿元。

由上述情形可见,益客食品账上“趴”着2.8亿元,近三年累计现金分红1.63亿元,且其资产负债率持续低于同行业平均值,其募资“补血”合理性存疑。此外,益客食品半数子公司亏损的问题也值得关注。

三、半数子公司亏损,多家子公司遭责令整改内部治理或存隐忧

近年来,益客食品快速扩张,新设立的子公司越来越多。然而,益客食品的管理却不尽人意。2019年,益客食品半数子公司处于亏损状态。

据招股书,2019年,益客食品纳入合并范围共38家子公司,其中,19家子公司处于亏损状态,亏损的子公司分别为山东万泉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泉食品”)、山东农微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农微生物科技”)、徐州润客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徐州润客”)、山东益兴农牧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东益兴农牧”)、山东益客食品产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益客产业”)、徐州佑旺养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徐州佑旺养殖”)、菏泽众客金润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众客金润”)、山东益客仓储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益客仓储物流”)、邢台益客饲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邢台益客饲料”)、临沂众客饲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临沂众客饲料”)、新泰众客饲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泰众客饲料”)、宿迁益客旭阳饲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益客旭阳饲料”)、宿迁益客饲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宿迁益客饲料”)、新沂市大地农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地农业”)、沭阳益客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沭阳益客”)、平邑凤泽源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凤泽源”)、临沂众客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临沂众客”)、菏泽益舟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菏泽益舟”)、邢台众客金泽农副产品加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邢台众客金泽”)。

2019年,上述19家子公司的净利润分别为-2,183.38万元、-70.38万元、-1.38万元、-24.23万元、-20.6万元、-271.21万元、-1,222.05万元、-123.27万元、-20.14万元、-68.6万元、-168.29万元、-29.99万元、-1,158.83万元、-76.24万元、-1,362.79万元、-148.95万元、-156.5万元、-829.89万元、-46.95万元。

而且,在亏损的19家子公司中,7家子公司成立时间在十年左右,分别为临沂众客、菏泽益舟、沭阳众客、大地农业、宿迁益客饲料、益客旭阳饲料、万泉食品。其中,万泉食品甚至亏损超两千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自2003年起,万泉食品成立至今已近18年,2018年被益客食品合并为子公司,而其2019年亏损额达2,183.38万元。同年,宿迁益客饲料与沭阳客分别亏损1,158.83万元、1,362.79万元,这两家子公司成立至今逾10年。

除此之外,近年来,益客食品在不断扩大规模。

据招股书,报告期内,即2017-2019年及2020年1-6月,益客食品合并范围新增13家子公司,减少7家子公司。

其中,2017年新设3家子公司,分别为山东晟宏牧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晟宏牧业”)、邢台益客饲料、邢台众客金泽;2018年新设3家子公司并合并一家子公司,分别为新沂市佑旺养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沂佑旺养殖”)、徐州佑旺养殖、众客金润、万泉食品;2019年,新设5家子公司,分别为优沃(山东)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优沃管理”)、农微生物科技、益客产业、山东益兴农牧、徐州润客;2020年1-6月新设1家子公司蒙阴金基源生态农业有限公司。

而上述新增的子公司中,在报告期内又不再纳入合并范围的公司分别为晟宏牧业、新沂佑旺养殖、优沃管理。其中,新沂佑旺养殖、晟宏牧业已注销,优沃管理已被转让出去。

然而,规模的不断扩大,或更考验益客食品的内部管理能力,而其旗下子公司频频被查出运营管理“不合规”、产品质量不合格等问题,且被地方相关管理部门责令更改。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新泰九盈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泰九盈”)成立于2015年12月22日,经营范围为食品销售;禽类屠宰、加工、冷藏、销售;速冻食品生产、销售等。其曾为益客食品的全资子公司,后于2019年9月23日注销。

据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主管的中国质量新闻网数据,2017年,常州市天宁区食安办组织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在食品流通环节、餐饮环节的餐饮食品共抽检503批次,发现不合格样品25批次。其中便包括新泰九盈食品生产的规格为1Kg/袋的单冻翅中(生)。对抽检中发现的不合格产品,常州市天宁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要求辖区分局进一步查明不合格产品的数量和原因,并对不合格产品及生产经营企业依法处理。

无独有偶,益客食品另一家子公司近年来多次被监管部门查出运行不规范,被责令整改。

据招股书,益客食品本次拟募资总额10.61亿元,其中计划将1.24亿元投入“济宁众客食品有限公司肉鸭屠宰线建设项目”,然而,作为本次募投项目的实施主体,益客食品控股子公司济宁众客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济宁众客”)却屡次被查不规范。

据邹城市政府及市场监督管理局公开信息,在邹城市生态环境局2019年第三季度污染源随机抽查中,2019年9月26日,济宁众客被检查出污水处理设施运行参数记录不规范;生产车间两台废气处理设施无运行记录且车间冷却废气未收集治理;生产车间废气治理设施排放口无标识。对此,邹城市生态环境局责令济宁益客限期5日内完善环保设施运行记录、在各排气口设置排放口标识并限期3个月内完善生产车间废气治理设施。

据邹城市应急管理局发布的《邹城市应急管理综合执法大队突击检查情况》,2020年9月28日,邹城市应急管理综合执法大队突击检查发现,济宁众客2020年2月份车间级岗前安全教育和培训未包括所从事工种可能遭受的职业伤害、伤亡事故以及自救互救方法。对此,邹城市应急管理局责令济宁众客限期整改。

据公开信息,济宁市生态环境局邹城市分局现场检查发现,2019年1月、2月济宁众客未对DW001排放口动植物油项目进行监测;自取得排污许可证后未对DW002排放口和DW003排放口悬浮物项目进行监测。

问题并未结束。

据招股书,山东益客金鹏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益客金鹏”)是益客食品的子公司,成立于2009年12月18日,营业范围包括兽药制剂、鸭苗、饲料销售;肉鸭屠宰;肉鸭分割销售。

据邹城市政府公开信息,在邹城市应急管理局发布的《邹城市应急管理综合执法大队4月常规检查信息》中,2020年4月26日,邹城市应急管理综合执法大队4月常规检查发现,益客金鹏存在生产安全事故应急救援预案需根据应急管理部2号令修订;液氨制冷车间安全帽过期需更换;制冷系统电源的紧急控制开关没有标识;事故制度不完善缺少事故上报程序等问题,被责令限期整改。

据公开信息,2019年8月22日,济宁市生态环境局邹城市分局现场检查发现,益客金鹏未按照排污许可证规定对其DW001排放口流量、悬浮物项目进行监测。

也就是说,近年来,益客食品的经营规模不断扩大,不仅2019年半数子公司陷入亏损,或“拖后腿”,且其子公司频频因食品质量、运营规范、环保等问题被监管部门责令整改,益客食品内部治理或存缺失。

四、与“问题”环评单位合作,募投项目环评报告总投资额“前后不一”

值得注意的是,益客食品合作伙伴或系“猪队友”,益客食品募投项目的环评文件现“低级错误”,其环评报告的投资额数据前后不一闹“乌龙”,信披质量或“打折”。

据招股书,此番上市,益客食品拟投入41,865.2万元募集资金用于“山东益客食品产业有限公司肉鸭屠宰线建设项目”,项目总投资41,865.2万元,项目实施主体为益客产业,建设地址为山东省菏泽市鄄城县陈王街到雷泽大道与北环路交接处,项目备案编号为2019-371726-14-03-017869,环评批复号为鄄行审投[2019]28号。

然而,该募投项目的环评报告中两次出现“手抖式”低级错误,令人唏嘘。

据鄄城县政府于2019年11月11日公示的《山东益客食品产业有限公司肉鸭屠宰线建设项目环境影响评价公众参与说明》中益客环境影响报告书报批版(以下简称“环评报告”),“山东益客食品产业有限公司肉鸭屠宰线建设项目”项目代码为2019-371726-14-03-017869。

环评报告中的项目代码与招股书中的一致,即环评报告中的“山东益客食品产业有限公司肉鸭屠宰线建设项目”,与招股书中的募投项目为同一项目。

“蹊跷”的是,环评报告中,共十次提及“山东益客食品产业有限公司肉鸭屠宰线建设项目”的总投资额,其中八次显示总投资额为41,865.2万元,两次显示总投资额为4,3416.09万元。

其中,环评报告显示的41,865.2万元项目总投资额,与招股书披露的投资金额一致。

也就是说,在同一份环评报告中,项目的总投资额前后“打架”,为何项目投资额变来变去?环评报告信披现“低级错误”,环评机构或难咎其责。

而近年来,编制上述环评报告的环评单位不止一次因环评文件质量问题,被列入“不合格”等级。

据环评报告,“山东益客食品产业有限公司肉鸭屠宰线建设项目”环境影响报告书的编制单位为山东博瑞达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东博瑞达”)。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山东博瑞达成立于2005年1月11日,曾用名为济南博瑞达环保科技有限公司,其经营范围为环境治理工程的设计、研究;环境工程监理、环保设备生产、销售、安装及环境影响评价和技术咨询服务等。

据鲁环函〔2017〕716号文件,在《山东省环境保护厅关于2017年第三季度环评机构环评文件质量考核情况的通报》中,山东博瑞达第三季度(报告书)质量考核中被判为“不合格”。山东博瑞达因在其编制的《山东延新环保科技有限公司橡胶制品项目影响报告书》中,存在对选址制约因素识别及分析不足、污染因素分析不全、污染源强确定有误,对拟采取的措施因污染因素分析不全面、无法说明能否满足达标排放要求等问题,被济南市环保局年度一票否决并被要求限期整改6个月。

此外,据山东省生态环境保护厅2018年4月18日发布的《山东公布2017年度考核不合格的24家环评机构名单》,在2017年度环评机构环评文件质量考核被判定为“不合格”的企业名单中,山东博瑞达位列其中。

不仅如此,据山东省生态环境厅2018年6月8日发布的《山东通报2018年第一季度环评机构文件质量考核情况》,2018年第一季度,山东博瑞达在《山东阳煤恒通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双氧水污水处理技术再提高工程报告表》中,因未分析废水的水量水质及污水处理工序的去除效率、污水处理设计进水水质前后不一、污水处理规模不合理以及过氧化氢污水单独处理后引起的原综合污水处理站水量水质的变化情况缺失,被临沂市环保局以临环函[2018]33号通报批评并评为“季度不合格”。

可见,益客食品募投项目的环评报告中,项目投资总额“前后不一”,且编制该环评报告的环评单位,历史上不止一次因环评文件质量问题被列入“不合格”等级,或系“猪队友”。而益客食品募投项目的环评报告质量能否保证?尚未可知。

五、募投项目环评单位“劣迹斑斑”,频频因环评报告质量问题遭失信记分

不宁唯是,益客食品另一募投项目聘请的环评单位更是在“失信记分”名单中榜上有名。

据招股书,益客食品此次募投项目之一“济宁众客食品有限公司肉鸭屠宰线建设项目”,拟募资金额为12,431.04万元,项目环评批复号为“济环审(邹城)[2019]4号”。

据济环审(邹城)[2019]4号文件,益客食品募投项目“济宁众客食品有限公司肉鸭屠宰线建设项目”所聘环评机构为重庆九天环境影响评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庆九天”)。

然而,重庆九天的“黑历史”众多。

据环境影响评价信用平台,截至查询日期2021年4月7日,重庆九天曾因环评报告质量等问题被通报批评,重庆九天存在6条失信惩戒记录,失信惩戒类型均为限期整改,重庆九天6次被列入限期整改名单、限期6个月内不予受理其主持编制的报告书(表),记分周期内失信记分累计过百。

其中,据惠市环函[2020]940号文件,2020年11月16日,重庆九天因其编制的《龙门县欧岭下建筑材料有限公司年产10万吨砂石建设项目环境影响报告表》,存在环境影响因素分析不全,相关环境要素、环境风险预测与环境评价内容不全等问题,被惠州市生态环境局通报批评并失信计分5分。

据湘环函[2020]165号文件,2020年11月10日,重庆九天因其编制的《潇水涔天河库区航运建设工程环境影响报告书》,存在地表水评价等级确定不合理等问题,被湖南省永州市生态环境厅失信记分5分;而且,重庆九天编制主持人田丹丹因此被失信记分5分。

据济环函[2020]86号文件,重庆九天在“济南市酉金工贸有限公司冶炼辅助材料生产项目”(项目编号:918oi1)环境影响报告中,因存在建设项目情况与实际情况不符、行业类确定不准确,造成评价等级降低等质量问题,被济南市生态环境局通报批评并失信计分5分;而且,重庆九天编制人李占峰因此被失信计分5分。

以上情形仅是冰山一角,环境影响评价信用平台显示,2020年4-12月,重庆九天失信记分的记录达二十余起。

据《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分析,按照失信记分公开起始时间统计,2020年4-12月失信次数分别为1次、0次、0次、2次、2次、4次、0次、3次、13次,失信记分分别为3分、0分、0分、10分、9分、19分、0分、15分、62分。

这意味着,重庆九天作为益客食品的募投项目之一的环评单位,其频因编制的环评报告质量问题遭失信记分,重庆九天或“劣迹斑斑”。而与“问题”环评单位合作,益客食品募投项目的环评报告质量或遭“拷问”。

六、“零人”客户贡献上亿元收入,交易数据真实性存疑

问题远未结束。事实上,益客食品的客户亦疑点重重,多家大客户或为“零人”公司,却为益客食品贡献上亿元销售额,令人不解。

据招股书,山东杰达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杰达实业”)为益客食品报告期内新增的直销客户。2017-2019年及2020年1-6月,益客食品与杰达实业交易额分别为0万元、1,297.5万元、6,924.43万元、2,291.4万元,累计交易金额达1.05亿元。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杰达实业成立于2017年2月9日,经营范围包括鸭、鹅养殖、加工、销售等。

然而,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7-2019年,杰达实业缴纳社保的员工人数均为0人。

也就是说,杰达实业或系“零人”公司,且成立次年便与益客食品合作,累计为益客食品贡献上亿元交易额,交易真实性存疑。

然而,益客食品的“零人”客户不止杰达实业一家。

据招股书,寿光志成养殖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寿光志成”)为益客食品报告期内新增的直销客户,2018-2019年及2020年1-6月,益客食品对寿光志成的销售额分别为571.42万元、1,821.64万元、2.61万元,累计交易额达2,393.06万元。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寿光志成成立于2018年7月13日,经营范围包括鸭的饲养、销售等。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8-2019年,寿光志成社保缴纳人数分别均为0人。

也就是说,寿光志成或为“零人”公司,且成立当年即成为了益客食品的客户,累计贡献交易额超两千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寿光志成不仅为益客食品新增直销客户,同时还扮演益客食品“供应商”的角色。

据招股书,寿光志成为益客食品2019年毛鸭第二大供应商。

2019年,益客食品对寿光志成采购金额为20,197.08万元,占同类采购总额的比例为2.96%。

可见,对于益客食品来说,寿光志成在成立后短短的三年时间里,既是为其贡献千万元销售额的客户,亦是为其撑起两亿元采购额的重要供应商,但寿光志成或是“零人”公司。

此外,益客食品的另一家客户同样现“零人”异象。

据招股书,滕州市新奥养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奥养殖”)为益客食品报告期内新增直销客户,2017-2019年及2020年1-6月,益客食品对新奥养殖的销售额分别为62万元、63.53万元、860.76万元、238.25万元,累计交易额为1,224.54万元。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新奥养殖成立于2016年11月23日,其经营范围为肉鸡养殖、销售。

2017-2019年,新奥养殖社保缴纳人数均为0人。

也就是说,报告期内,益客食品“零人”客户频现,上亿元的交易金额真实性或该“打上问号”。

七、“零人”供应商“扎堆”现身,累计撑起益客食品上亿元采购额

一波未平一波未起,益客食品的“零人”供应商撑起千万元采购额的“异象”,同样值得关注。

据招股书,2019年及2020年1-6月,新沂煦程粮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煦程粮食”)分别为益客食品第五大、第二大玉米供应商,益客食品对其采购额分别为3,813.29万元、4,054.56万元,占同类采购总额比例分别为8.64%、13.91%。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煦程粮食成立于2018年6月8日,其经营范围包括粮食、饲料及饲料添加剂购销等。

2018-2019年,煦程粮食社保缴纳人数分别为均为0人。

这意味着,煦程粮食或为“零人”公司,且成立次年便撑起益客食品超3,800万元采购额,累计交易金额超7,000万元,其交易数据真实性存疑。

据招股书,2019年及2020年1-6月,灵璧县海鹰粮食购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鹰粮食”)分别为益客食品第三大、第五大玉米供应商,益客食品对其采购金额分别为5,112.33万元、2,534.15万元。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海鹰粮食成立于2016年3月3日,其经营范围为粮食购销。2017-2019年,海鹰粮食社保缴纳人数均为0人。

这意味着,海鹰粮食或系“零人”公司,累计完成交易额7,646.48万元。

此外,益客食品另一供应商或同样为“零人”公司。

据招股书,2017-2018年,山东怀宝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怀宝贸易”)分别为益客食品第四大、第四大豆粕供应商,益客食品对其采购额分别为669.52万元、304.94万元,占益客食品当年同类采购总额比例分别为8.86%、3.67%,两年累计采购金额为974.46万元。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怀宝贸易成立于2016年6月13日,现已注销,其经营范围包括日用百货、家用电器、装饰材料、电子产品、农产品(不含粮油)、饲料、饲料原料(不含粮食收购)等。

2017-2018年,怀宝贸易社保缴纳的人数分别为0人、0人。

也就是说,“零人”供应商怀宝贸易自2016年6月成立之后,仅用不到一年时间就成为益客食品豆粕供应商。

经《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统计,2017-2019年及2020年1-6月,益客食品上述“零人”客户贡献销售金额合计为1.41亿元,上述“零人”供应商撑起采购金额共计3.67亿元。

可见,益客食品“零人”客户与供应商“扎堆”现身,数亿元交易额的真实性几何?不得而知。

在上述种种“拷问”之下,益客食品能否成功敲开资本市场的大门?仍是未知数。

返回

安卓端APP下载

苹果端APP下载

微信公众号
交易日:09:00 - 18:00
周一至周五(法定节假日除外)
周六日:12:00 - 18:00

Copyright © 2014-2021 盛鹏配资|通化市盛鹏商贸有限公司吉ICP备19002661号-4(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ICP备案

免费注册
新手指南
公众号